侦探们都是奇怪又脆弱的宝宝

@卷卷卷卷卷卷 真是可爱,本子+糖果,还有蝴蝶卡扣的小便签,但是我不舍得拆了怎么办?

激动!终于收到啦 @知否知否 ε٩(๑> ₃ <)۶ з的孩儿哪吒君!其他都不用多少了,好的东西都是值得等待的!

老陈的忧郁——养儿子还不如送人

老陈最近很郁闷,在他叱咤风云的人生到了60岁的今天,可谓是“内忧外患”。

他有俩儿子,老大陈深肤白貌美,智商过人,比猴还精,绝对是经商的好材料。老二陈霆俊朗挺拔,看起来就是霸道总裁本人,而且做事果断狠辣,绝对也是经商的好材料。

但是,老天爷就是爱开玩笑。有天吃早饭的时候,陈深对全家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问他们想听哪个?

老陈选择先听坏消息。坏消息是陈深说自己喜欢男的,不能为了商业利益去联姻欺骗别人家的姑娘。

老陈血压直接爆了,但是表面上很淡定的忍住了,没晕倒。

老陈让他接着把好消息也说了。好消息是陈深不喜欢经商,他喜欢美容美发,不能做老陈的接班人。

老陈问还有别的吗?陈深说没了。老陈直接气昏了。

面对这两个消息,老陈觉得陈深不接班也没什么,还有陈霆。但是他喜欢男的,这就让老陈没办法接受了。他觉得陈深可能只是还没遇到真正喜欢的姑娘,他不是喜欢美容美发吗,干脆将计就计在公司附近最好的临街店面给陈深开了家个人形象工作室。

老陈的本意是觉得姑娘们最喜欢美容美发这些东西,陈深开店就能遇到很多不同类型的姑娘,总有一款是他能喜欢的吧。只要是陈深喜欢的姑娘,老陈都没意见,毕竟还是个女的。

工作室开业之后,陈深先是给公司所有的员工发了优惠劵,请他们到工作室体验一下。去过的人都对陈深做头发的手艺赞不绝口,陈深把姑娘小伙们都捯饬的美美的,尤其是小伙子们……害的老陈被同辈的老家伙们嘲笑,说老陈你们公司是不是要进军牛郎店的市场啊~~老陈想陈深一定是故意的,识破了自己的小伎俩,然后也来了个将计就计。

这边陈深的问题没解决,陈霆又给老陈捅了娄子。

这天一大早老张拿着军刀来老陈家算账。老张名叫张学军,年轻时跟老陈是商场上的对手,俩人交手次数多了又有点了英雄惜英雄的感觉。老张这人总的来说是个混子,义字当头,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次来就是要找陈霆报仇的,因为陈霆睡了他宝贝闺女,哦不是,宝贝儿子张晓波。虽然他们爷俩关系也不怎么样,但老张觉得那是人民内部矛盾,对陈霆那就另当别论了。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小白菜,被老陈家养的猪给拱了,虽然小白菜是自愿的,那也不行!!

老陈感觉没脸面对老张,我能怎么办?要不把陈霆交出去吧,不是还有陈深吗……想到陈深那张笑成狐狸的脸,老陈决定还是先装晕倒吧,然后老陈就晕倒了。活到60岁老陈突然想逃避生活了,就算逃避不了也让他先缓缓。

躺在病床上的老陈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同时还感受到了一到非常熟悉的视线,但是老陈并不想睁开眼睛,他只想继续躺在这装死。

老张用地道的北京话告诉老陈,咱哥俩掐架这么多年了,你是真晕还是装死,我能不知道吗。我特别理解你现在的感受,但是逃避现实是没用的。咱哥俩掐了一辈子,交情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兹你今把陈霆交出来,让我把丫剁了,咱这事就哪说哪了。

老陈睁眼看着在病房里抽烟的老张,陈霆就在外面,你俩出去打架还真说不定谁剁谁呢,这不能解决问题啊。你跟晓波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点,我能看着他从小没了娘,现在又没了爹吗。 

老张觉得那不是东西的陈霆就是随了老陈,这是说他打不过他儿子,而且还当面咒他死。

老陈跟老张说,你不错了,家里就一个惹祸精。你看看再我家,一对惹祸精。陈深那小兔崽子天天跟我这扮猪吃老虎,陈霆更绝,直接把生米做成了熟饭。要不把他俩送你吧,你带回家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老张瞬间不想跟老陈废话,直接把军刀横着压在了老陈身上。

老陈跟老张说孩子们都长大了,觉得咱们这些老东西都不管用了,治不了他们。武力镇压放今天也不太合适,咱们得智取,毕竟咱吃过的盐比他们吃过的米都多,老张觉得有些道理。就陈霆和张晓波这事,老陈觉得亏欠了老张。但是孩子们互相喜欢,就没有拆散的道理。不行就同意他俩在一块,晓波往后住在老陈家,绝对不会受委屈的。

老张说波儿是我儿子凭什么住你老陈家啊?我们家有房有地有产业的,要让他俩在一块也行,让陈霆到我张家来,我也不会委屈了陈霆,而且还可以看他有没有欺负我儿子。

老陈说那你这意思,要是陈霆没了墓碑上得写“张陈氏”呗??老张又点了根烟,透过烟雾看着老陈笑笑。老陈很想把烟塞进老张的嘴里,多年来老陈跟老张在商场上基本打了个平手,这次是成心让老陈低头认输。陈霆这死孩子,这是逼你爹就范啊,还顺便卖给未来岳父一个人情,你爹不要面子吗??这么想着就感觉血压蹭蹭往上长。

因为老陈家理亏,只能同意老张的想法,陈霆和晓波以后住在张家。这事就这么愉快的解决了,说起来老张也不是真像找老陈算账,只是从陈霆那知道老陈对陈深出柜之后的反应,才为了晓波的未来闹了这一出儿,但是老张才不会告诉张晓波,自己的面子和儿子哪个更重要。

老张的事了了,老陈还是很忧郁。家里还有个陈深天天作妖,现在公司里所有的男职员基本上已经都被陈深改造过了,单拿出来个个都像偶像团体里的成员,放在一起就真的很像“风俗牛郎店”。搞得女职员们每天都无心工作,只想拿着手机拍帅哥,搞得老陈亲手提拔起来的副总毕忠良没事就来哭诉。老陈有的时候觉得陈深喜欢男的并不是坏消息,他喜欢美容美发才是真正的坏消息。

老张看老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就知道是因为陈深,不免觉得未来亲家有点可怜。陈深这小子心眼儿太灵,一般人拿不住他。老陈也同意,就得找个不一般的人或者神仙才能把陈深降住。老张想起个人就跟老陈说,你还记得“张大佛爷”吗?此话一出,老陈不禁给老张点了个赞,俩人相视一笑,只不过这笑的特别像两只奸计得逞的老狐狸。

某天睡觉前突然出现的脑洞,嘿嘿嘿,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写了些什么。大伙凑合着看看,全当找个乐子吧。


七夕收到了美美哒本子,我也要找个小巫师当男票! @桔小梗 😘😘😘😘😘😘

等本子到想冬眠🐒